惠州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绝世邪君 第四百三十九章 意外突破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26:25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四百三十九章 意外突破

“我和他素不相识.更不可能有什么恩怨可言.那他为何要故意将我引出并击杀呢.”秦石眉宇中锁成川字.怎么想都想不明白.

开始.他以为是花零.但现在來看应该不会.否则她又何必在出手救下自己.这不是自相矛盾吗.

问題.若不是花零.还能是什么原因.

“难道.是因为之前我杀了李不凡和另外两名玄殿的长老.他來找我寻仇.”秦石吧唧吧唧嘴.现在也就这一种说法还能够说得通了.

“也怪不得别人.像我这样树敌满天下.还敢招摇过市的人也真是沒谁了.看來这些日子在玄殿还是小心为妙.否则哪天到了阎罗殿.阎王爷问起來.都不知道乘坐什么去得.”

长叹一声.秦石不在纠结.内视体内的伤势稍显苦涩.玉清乃三天之境.力量异常的强横.而且不同于之前在玄峰下的花零.他是真正的动了杀念.一招一式都想要秦石的命.为此令秦石此时的五脏俱裂.六腑兀起.就连丹田的灵晶.都少了往日里的光辉.黯然失色.

“之前还在想这七天做点什么.现在倒是不用担心了.希望能够赶上大赛才好.”在伤痕累累下.秦石极力的安抚自己.旋即不在耽搁的运转起甘霖雨露决.

法决运转.血脉内壁的伤口率先恢复.一缕一缕翠绿色的生机如灵蛇一样.游继在全身上千万条的经络中.如春雨滋润.

海纳百川.醍醐灌顶.

丹田.识海.两大命门.在一番清澈的洗礼下.勉强的恢复运转.唯独灵晶在九条灵脉绽放的莲花台上.之前被玉清震碎得一条粗犷裂痕.久久不得修复.

“好一处顽疾.”

牟足了劲.如江洪的灵潮汇向裂口.

咔嚓.

不料这时.一声清脆的破裂声自胸腔回荡.令秦石的神情稍微凝乱.猛然一惊:“这是……突破的迹象.”

刚想到这.喜色不言而喻的在秦石脸庞晕开:“真是天助我也.玉清万万也料不到.他一击非但沒能杀了我.反而还弄巧成拙.助我打开了玄灵境后期的桎梏吧.”

这突入而來的喜讯.令之前所有的阴霾都烟消云散.但秦石并未盲目的去做突破.而是低下头沉思一会.凭他现在的灵力想要攻下这个桎梏显然是不太可能.那么就必须要借助外力.

袖袍一晃.一枚剔透的赤色丹药落在掌心.正是之前花零留下的升灵丹.

“真是巧上加巧.看來我想不突破都不行了啊.”

秦石感觉

.这一夜就好像老天故意在助他突破.只不过这个过程有点遭罪而已.低下头望着掌心的升灵丹轻喃一声:“能不能突破.就全看你了啊.”

“咕噜.”

吞下升灵丹.秦石将掌心摊开的放在膝盖上.沉稳的坐在灵石莲花坐上.感受着在体内晕开的药性.

轰.

这升灵丹.照比秦石想象的可怕.刚刚沉入腹腔.便融化为数十条赤色的灵力巨蟒.毫无章法可言的朝九条灵脉灌入.

游走中.令秦石的肌肤化为淡红色.眉头不由皱紧的暗骂一声:“喝.好凶猛的药性.”

升灵丹.乃是由数十味五品灵草为药引.加上三种极为罕见的六品灵草所炼制.其中难度远非常人可想.就算是六品巅峰的炼药师.都沒有把握能够炼成.而药效更非花零所说一般.什么滋润血脉.巩固丹田.而是玄灵境后期.破灵升天时才会用到的宝贝.

只不过.这些秦石不知道罢了.

当然.如果被外人得知.一枚用來突破天境.被世人疯抢的六品升灵丹.竟被秦石拿來突破玄灵境后期.恐怕会被活活气死吧.

实属暴殄天物.

桀骜不羁的药性.就像是广袤的草原上.数万只奔腾的野马.践踏着秦石的每一寸感官.令他疼痛难忍.

好在.这些年的磨练.让他的毅力早已坚不可摧.这点痛苦对他來讲真算不得什么.更痛苦的玄灵圣经他都能够坚持下來.况且这些.

长久的沉淀.诸多药性终于汇聚向腹腔丹田.从九条灵脉展开的莲花花瓣上流淌入灵晶之中.不断的冲击向桎梏最后的位置.

……

与其同时.

在玄殿靠北角的长老阁.玉清痛苦的捂着胸口迈进大殿.半跪在地上使劲干咳出几口淤血.方才好受一些.

大殿上.一名单薄的身影坐在其中.若是秦石在此定然会认出他來.不正是国师之子的薛斌吗.

薛斌干净的大手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.见玉清狼狈的进入不禁阴沉下來.寒眸一现:“失败了.”

“嗯.最后花零突然出手.把那小子给救走了.”

“花零.”薛斌皱了皱眉道:“不是说.花零恨他恨之入骨.怎么会突然间出手救他.”

玉清摇摇头:“不知道.花零的脾气.谁能说得准.这三十年她想风就是雨.若不是因为她出手.那小子早就上黄泉了.”

低下头独自沉思一会.薛斌的眼睛不停打转.抿嘴道:“有这次的教训.如果这石秦再出事.花零肯定会怀疑到你的身上.看來想要在赛前先解决他是不可能了.只好等到大赛上我亲自动手了.”

“公子.我有些不懂.”玉清凝了凝神.问道:“一段的七个人.若是说那个小米彩.或是闫峰.邱雕.这三名天境之人令你忌惮.我倒也能理解.但为何你偏偏对这个石秦这般看重.他不过才玄灵境中期啊.”

“你玄灵境中期的时候.能在测灵塔上达到一段吗.”

一句反问.玉清不禁的怔愣在原地.

扪心自问.他玄灵境中期时.还真达不到秦石的位置.

“其他六人倒好说.唯独他.给我的感觉不一样.不知道为什么.在他的身上.总能让我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.”薛斌指甲敲击在桌面上.在不经意的灵力流露中.将木桌上刺穿一个窟窿.

玉清露出意外之色.他实在想不通.就算秦石达到一段.最多也就是一个玄灵境中期的跳梁小丑.为何会令身为国师之子的薛斌这般忌惮.

“算了.不管是谁.这一次都休想拦我.如今先帝已驾鹤西去.尽管肖宠皇后将消息封锁.但最多还能维持半个月的时间.花零这人变故太大.所以不能依仗着她.我必须在半个月内.将东方区域的实力掌控在手.以免东方区域出现暴乱.”

薛斌低沉的说句.旋即正色不少的道:“对了.其余三大区域.现在掌握的怎么样了.”

闻言.玉清凝重不少道:“西南两大区域已经近在掌控.只要先帝已去的消息传开.那面的两大势力马上会跳出來支持方衡皇子.北方区域……有一点麻烦.”

“怎么了.”

“就是上一次.那个叫秦石创造的秦宗.最近在北方区域崛起的异常迅猛.焚天宗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.”玉清为难的解释道.

了解情况.薛斌漠然的点点头:“沒事.先把东方区域的事情处理好.北方区域是四大区域中最为贫瘠的区域.不需要放在心里.随时都可以收拢.”

“另外.在外定要注意言词.不可暴露了你的身份.”薛斌拂袖起身.再度冲玉清叮嘱一句.

“是.”

玉清尊敬的答应一声.

一切交代妥当.薛斌俊逸的面容变得狰狞.升起一抹诡异的邪笑.旋即不言不语的化为道道残影.自大殿消散.

……

夜空兮兮.

一场注定的不眠之夜.

在玄殿弟子修习的地方.一处厢房内部的石室里.

一名裹着黑袍的少年盘膝在岩石打造的莲花座上.五指摊开.捏成玄奥的手印搭放在膝盖上.

黑袍下不时的飘忽出粉末状的灵光.少年胸口有规律的起伏.令灵光忽隐忽现的顺着口腔窜入体内.显得颇为神奇.

轰.

漠然中.黑袍无风自舞.卷动起泠泠作响的呼啸声.秦石全身的肌肤略微透红.蓦然间睁开深邃的黑眸.如锁定猎物的黑豹般凛冽刺出.

下一霎.石室狂烈的颤了颤.一股压制不住的原始灵力.像是要飞度的巨龙般朝四面八方刺开.

从莲花座上站起身.秦石整个人透露出非凡的气质:“玄灵境后期.能在大赛前突破.这可真是天大的喜讯啊.”

现在就算碰到普通夺天境一层的大能.他也有信心与其一战.一抹说不上的自信如浪花泛开.

砰.

在这时.石室外突然传來剧烈的碰撞声.令秦石警觉的皱了皱眉.旋即便舒展开的不由露出苦笑.

“你谁啊.还有你.你怎么在这呢.”

“赶紧给我让开.我爹爹他伤到哪啦.你们再不让开.我告诉你们我动手了啊.”

不出石门.那霸道的声音.秦石就知道來者何人.扬尘推开石室的房门踏出.小青已经醒了.和邱雕守在石室的门口.和小米彩剑拔弩张.

“爹爹.”

看见秦石.小米彩一喜.旋即顾不上两人的扑倒秦石怀里:“你怎么受伤了.是谁干的你告诉我.我宰了他个王八蛋.”

拂过小米彩的七色青丝.秦石无奈的笑道:“沒事.你呢.在藏经阁有找到合适的武学吗.”

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.一提武学.小米彩就把秦石的伤势忘到脑后.沾沾自喜道:“不告诉你.等开赛的时候你就知道了.”

浅淡一笑.看着笑开花的模样.秦石就知道小米彩肯定是找到了喜欢的武学.之后又和小米彩闲扯几句.在言语中后者不由一愣:“爹爹.你……”

“怎么了.”

“说不上.但我总感觉.你好像哪里和之前不同了呢.”小米彩咬着银牙请问一句.

秦石笑而不语.沒做回应.

在两人间断中.小青羞涩的上前道:“之前.谢谢你.”

不由愣了愣.秦石知道她说的是黑衣人.其实这事和小青沒有太大关系.反之她还是受害者.黑衣人的目地本身就是为了引秦石出洞.所以真正应该道歉的人是他才对.

但碍于男人的面子.自然不会承认的打了个哈哈道:“客气什么.咱们不都是朋友了吗.”

热淋清颗粒喝多久
小儿积食会拉肚子吗
婴儿便秘怎么办
术后腹胀便秘吃什么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