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州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北平解放前夕国军将领大哭我们对不起领袖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13:20:19 编辑:笔名

北平解放前夕国军将领大哭:我们对不起领袖

核心提示:休战前一天下午,傅作义召集“剿总”副参谋长以上官员及所属各兵团司令、军长开会,宣布和谈协议。居仁堂一片沉默,突然有人哭起来,是那种嚎啕痛哭,边哭边有人叫:“对不起领袖呀!对不起领袖呀!”就在当天,他们对不起的领袖宣布下野,回溪口老家了。

1949年9月19日,在政协会议开幕的前两天,绥远顺利实现了和平解放。策划起义的是已在年初举义的政协代表傅作义。绥远和平协定签字后,傅作义匆匆赶回北平,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向政协报到,可他回北平的时间晚了,北京饭店宽敞的大房间已经分配完了。陈毅听说后,二话没说就把自己在北京饭店的大房子让给傅作义,和警卫员一起搬进了小平房。

在陈毅看来,自己住的好坏不算什么,让傅作义住委屈了可是政策问题。而听说傅作义回来参加政协,与会的其他军队代表就没有好态度了。有人说,别看傅作义把一野打得很苦,那是因为一野装备不好,要是碰上我们三野……有人还说,最好不要碰上他,见到这些国民党将军,我就想起牺牲的战友!

傅作义是所有起义的国名党将领中实权最大的,所以他起义的过程,也最为艰难。不仅在起义前百般犹豫,甚至起义之后,也曾深深陷入苦闷。

“中兴功臣”不听蒋介石的话

1948年初冬,设在北平西郊公主坟附近的华北“剿总”司令部内,一个身穿棉服的军人双手插在背后的棉裤腰里,两只穿着黑布鞋的脚,在漆成棕红色的地板上来回踱步,好像正在思考着什么……

要是看这身装束,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,这个“土包子”打扮的人就是华北“剿总”司令傅作义。先不说一身土得掉渣的臃肿棉衣,和我们印象中军装笔挺的国民党将军形象相去甚远,他那个动作也很有看相,双手不是左右叉在腰间,而是插进背后裤腰里。一个八面威风的三星上将,怎么看都像一个老农民。

可就是那些瞧不起杂牌军的蒋氏嫡系,也不能不对这位农民打扮的“剿总”司令深怀敬畏之情。因为,将军的威风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。

傅作义从不在乎自己的装扮,永远都穿着同士兵一样的棉布军服,只有在去南京开会时,才会换上军呢制服。就是穿着这身类似八路军的军装,傅作义在抗战时响亮地喊出“宁作战死鬼,不作亡国奴”,对日作战连战连捷,使日军长期不敢西犯。蒋介石特设“青天白日勋章”,第一枚给了自己,第二枚就授予了傅作义。

内战伊始,傅作义更是出手不凡。他声东击西,迫使华北野战军放弃张家口,被国民党视为“中兴功臣”。1947年底,蒋介石成立华北“剿总”,将华北军政大权交给傅作义。

傅作义红极一时,仿佛成了打内战的高手,然而时至1948年初冬,国民党军队在东北节节败退,傅作义这个高手也不知道这个内战该怎么打了。于是,我们就看到了傅作义那个别具一格的习惯动作——双手叉在背后的棉裤腰里。傅作义在发愁,面对即将入关的东北野战军,是战?是退?还是守?

蒋介石要他撤军江南,以确保江南半壁江山。傅作义不是傻子,他知道作为一个军人,要是没有自己的地盘,就是有枪杆子也不好使。张学良的东北军之所以那么惨,就是因为离开了东北。

傅作义更清楚,即使对他委以重用,但老蒋向来看重嫡系,不可能拿他当亲人。在傅作义的华北“剿总”,蒋介石一面把中央军李文、侯镜如等兵团交给傅作义指挥,背地里却交代他们:“军令听傅的,政治听陈(继承)的。”傅作义早就看透了,他能在战场上打成抗日名将,打成内战名将,却永远也不可能把自己打成蒋介石的嫡系。南下江南,自己半辈子积攒的那点本钱肯定血本无归!

傅作义的部下想回老家绥远。这也是条路,但现在还不是离开老蒋单干的时候。掂量来,掂量去,傅作义掂出个“守”字,加之美国即将送来1.6亿美元援助,固守平津挺好。

谁也没想到的是,美援还没到,戴狗皮帽子的林彪先到了。

主动求和,傅作义言不由衷

1948年11月7日,傅作义给毛泽东发了密电,表示认识到过去以蒋介石为中心的错误,“决计将所属60万军队交毛主席指挥,以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。”14日,傅作义又发出了第二封,表示愿意进行和谈。

两封电函一发出,便石沉大海。其实电函毛泽东都收到了,只是均未理睬。

傅作义不是杀头将军吗?为何又主动向共产党示好。傅作义发电绝不是心血来潮,东北国军的结局他见到了,天下早晚是共产党的。傅作义研究过毛泽东的《论联合政府》,他想在承认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下,以冀、察、绥三省实力派资格加入联合政府,到那时自己的地盘和军队都能保存下来。

食疗养生
体育
环保家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