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州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一六人贩婴团伙被逮捕千里贩婴购销一条龙被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29:16 编辑:笔名

  > 一六人贩婴团伙被逮捕 千里贩婴购销“一条龙”被斩断(图) 10:20:38

  一个男孩卖到2万元至3万元,一个女孩卖到1万元。这个跨越四川和福建的千里贩婴购销“一条龙”终于被警察和检察官掐断了——春节前夕,宝贝踏上回家路

  这些婴儿见证了成人世界金钱对良心的颠覆。

  他们来自不同地域,相隔千里,但一起干着同一勾当——贩婴。2010年2月2日,福建省罗源县检察院以涉嫌拐卖儿童罪批捕了陈进亮、土地么惹各、彭雪仙、黄桂花、王禄娇、孙赛娇等6人。至此,这个专门贩卖男婴的犯罪团伙终于被端。

  人贩在车站落

  2009年12月26日早上,天气阴沉沉的,刺骨的寒风吹得人直打哆嗦。福建省长乐市闽运车站外很早就来了一对中年男女,看样子在焦急地等车。他们手里各抱了个看上去像刚满月的小男婴,男婴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,而且很单薄,在寒风中被冻得哇哇大哭,而这对中年男女似乎对男婴嘶哑的哭声并不放在心上,只是焦急地四处张望找车。

  父母竟然不心疼自己的孩子?正在值勤的长乐市城关派出所民警蒋顺榕和陈镇平对他们产生怀疑,遂将他们带回派出所盘问。就这样,一个千里跨省贩卖男婴的大案初露端倪。

  这个中年男子叫陈进亮,来自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金阳县;中年女子叫土地么惹各,是陈进亮的同乡,他新发展的贩婴同伙。

  经讯问,警察知道了事情原委:原来,2009年12月16日,陈进亮回到四川老家,从当地彝族妇女手中,以每个1.85万元的价格买了两个男婴后,带着老乡土地么惹各从西昌市绕道云南昭通,然后坐火车转贵阳,又从贵阳到福州,最后于12月25日辗转来到大女儿工作的长乐市,才歇了口气。他正准备安心地在当地住一晚,次日一早赶到罗源县完成交易,没想到在车站就被抓获了。

  卖小孩比打工好

  长乐警方知道,贩婴案件总是以团伙犯罪形式存在,肯定还有许多涉案嫌疑人仍隐藏在罗源县。于是,12月26日当天,案件被转到了罗源县公安局。接到该案后,罗源县公安局立即对陈进亮进行预审,展开强大的心理攻势后,陈进亮道出事情原委。最后,警方决定让陈进亮去接头,引蛇出洞。

  当天夜里,警方终于在罗源县南门天桥下将前来接头的罗源县籍的彭雪仙、黄桂花抓获,并顺藤摸瓜,于2010年1月8日揪出了邻县连江县籍的王禄娇、孙赛娇两名人贩。由于该案案情重大,人员众多,不乏少数民族涉案人,为慎重起见,罗源县公安局在立案之初,就及时通报了罗源县检察院。罗源县检察院适时介入,积极引导侦查取证,使案件得以迅速侦破,及时解救出被拐卖的婴儿。

  陈进亮,这位来自西部的农民工,和所有“70后”同龄人一样,拖家带口,背井离乡到沿海城市淘金。从2008年6月开始,他在福建省罗源县开发区一家钢铁厂打工。

  2009年10月3日,陈进亮因女儿感冒,带着2岁的女儿和5岁的儿子到罗源县城就医。中午时分,他到了罗源县城风南车站,下车后发现不见了,就去附近的小店打公用,想弄清自己的在哪里。正碰上当时和店老板聊天的人贩彭雪仙、黄桂花,陈进亮浓重的四川口音引起了她们的注意,彭雪仙突然变得很热情,把自己的借给陈进亮使用。

  陈进亮打完,阅历丰富的彭雪仙就凑上去和他拉起家常,很快摸清了陈进亮的个人情况。之后,她谎称自己也姓陈,并以姐弟相称套近乎,试探地问陈进亮:“小弟,你的小孩要给人家养吗?一个男孩好的3万元以上,不好的2万多元;女的一个1万元左右。”被陈进亮明确拒绝后,彭雪仙仍不死心,开导起他来:“小弟,你老家有没有小孩要卖给人家养?你带小孩过来卖,比你打工强多了。”

  几句“知冷知热”的话,似乎指明了一条不劳而获的“生财捷径”,终于打动了陈进亮的心。他犹豫片刻后说:“我们老家是少数民族,可能有,我打问一下。”就这样,典型的千里贩婴购销“一条龙”对接上了。

  2009年11月中旬,陈进亮终于等来了第一桩“生意”。那天中午,他接到老乡土地么惹各的,称已弄到一个超生婴儿,父母生活在穷山沟里,自己不想抚养了,想卖给别人。几天后,第一名男婴就由一老一少两个彝族妇女辗转带到罗源县,由陈进亮交给彭雪仙联系买主,以3.6万元的价格卖掉。这个男婴不过1个多月大,纯洁得如同一张白纸,无辜的他成了这些大人手上的一件“商品”。

  提审时,陈进亮说:“我知道卖小孩是犯法的,但卖小孩比打工好,没那么累,跑跑路就可以赚到钱,所以我就去老家买了小孩带到罗源这边来卖。”

  贩婴路线图

  四川——福州——罗源——连江,这是该团伙贩卖婴儿的地理路线;购买人陈进亮、土地么惹各——验货人彭雪仙、黄桂花——中介王禄娇、孙赛娇——买主,这是该团伙贩卖婴儿的人脉关系路线。

  彭雪仙、黄桂花、王禄娇、孙赛娇,分别来自罗源县、连江县农村地区,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妇女。平日里,她们虽然有的出门在县城打零工,有的在家里忙农活,却无一例外地在当地充当起兼职媒婆的角色。彭雪仙、黄桂花在罗源县起步镇一带活动,王禄娇、孙赛娇则在靠近罗源县的连江县马鼻镇一带活动,她们对当地人家庭婚姻状况都了如指掌,有着极广泛的人脉,是一支贩婴主力军。

  2009年12月上旬,陈进亮带着鼓鼓的钱包回到了四川老家,又花了2.2万元钱买了个婴儿,独自乘火车带回罗源县。12月16日,彭雪仙把此消息告诉了黄桂花,黄桂花就通知连江县的媒婆王禄娇和孙赛娇约好买主“验货”。

  辗转很多“中介”后,男婴被抱到罗源县凤南车站对面的小巷里,被交到了年近花甲的老妇人——收买人吴香娇手中。吴香娇仔细查看了男婴,还带其到医院做了健康检查。验完“货”后,吴香娇以5万元的价格买走了男婴。这个买卖,陈进亮获利6500元,而彭雪仙等5人分得1800元至2500元不等的利益。

  襁褓中的男婴,他不可能知道有种叫“钱”的东西,可以和一个活生生的人划上等价,可以割断与父母的亲情。

  孩子回到父母手里

  吴香娇花了5万元,买回了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“孙子”。她不知道,这种“买卖”已经触犯了法律。吴香娇目前已被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。

  她向办案检察官陈述了自家购买男婴的根源:“我二儿子只生了个女儿,没有男孩。我们农村都有个习俗,每家都要有男孩子才让人看得起,要靠养男孩防老和传宗接代,所以就想买个男孩。”

  她说,自己和儿子说过要给他抱个男孩,她儿子起先还骂她,后来拗不过她,就让她自己看着办。

  可怜天下父母心!这位白发苍苍的母亲,其行为理应受到法律的处罚,但她确实出于愚昧和固执的母爱。检察官耐心地对她进行释法说理,终于以真情打动了这位母亲。在吴香娇的积极配合下,2010年1月8日,警察和检察官从远在福建省三明市打工的吴香娇儿子的暂住处,成功地解救出本案第三个被拐卖的男婴。

  当这个婴儿交回到他的亲生母亲手里时,这位母亲饱含眼泪。自从当初狠心把这未满周岁的小生命交出后,这个母亲半个多月来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。接到宝宝获救的消息后,她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丈夫和公公连夜赶来。孩子的爷爷接过婴儿后,就再也不肯松开了。

  2010年1月,另外一名男婴也被成功解救。这4名男婴在生命的第一年里,便初步尝到了命运多舛的味道,见证了成人世界里金钱对良心的颠覆,好在他们最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。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孩子咽喉肿痛
拉肚子吃什么可以缓解
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
哪款纸尿片吸水量大